<span id="ahxcp"></span>
  • <tbody id="ahxcp"></tbody>
      <em id="ahxcp"></em>
      <dd id="ahxcp"></dd>
    1. <dd id="ahxcp"></dd>

      首頁>正文

      西麥克領讀者 |「有書為伴 有夢可逐」

      發布時間:2020-07-13 12:00:00分享到:

      疫情攔不住·讀書正當時|西麥克領讀者第十期

      作者:塔拉·韋斯特弗  July13

      點擊收聽

      領讀者:西麥克展覽公司  宋宇婷

       ·《你當像鳥飛往你的山》·  片段

      “這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,”我說,“一切都閃閃發光。”

      “你千萬別這樣想,”克里博士提高聲音說,“你不是愚人金,只在特定的光線下才發光。無論你成為誰,無論你把自己變成了什么,那就是你本來的樣子。它一直在你心中。不是在劍橋,而是在于你自己。你就是黃金?;氐綏畎俸泊髮W,甚至回到你家鄉的那座山,都不會改變你是誰。那可能會改變別人對你的看法,甚至也會改變你對自己的看法——即便是黃金,在某些光線下也會顯得晦暗——但那只是錯覺。金子一直是金子。”

      我想相信他,接受他的話,重塑自我,但我從來沒有那樣的信心。無論我把回憶埋得多深,無論我如何緊閉雙眼對抗它們,當我想到自己,腦海中浮現的形象是那個女孩,在衛生間、在停車場的那個女孩。

      我不能告訴克里博士關于那個女孩的故事。我不能告訴他,我不能回到劍橋,是因為在這里,我人生中的每一個暴力和墮落時刻更為凸顯。在楊百翰大學,我幾乎可以忘記,讓過去的留在過去。但這里的反差太大,眼前的世界過于夢幻。比起石頭尖頂,記憶更加真實,更加可信。

      對我來說,我假裝自己不屬于劍橋還有其他與階級和地位有關的原因:因為我很窮,從小就很窮。因為我可以站在教堂屋頂的風中而不傾斜。這就是那個不屬于劍橋的人:這次她是屋頂工人,不是那個妓女。那天下午我在日記里寫道:我可以上學,可以買新衣服,但我始終是塔拉·韋斯特弗。我做過的工作沒有一個劍橋學生會去做。不管怎么打扮,我們始終不同。衣服不能解決我的問題。我內心里有什么東西腐爛了,惡臭熏天,令人作嘔,僅憑衣服無法掩蓋。

      我不確定克里博士是否對此有所懷疑。但他明白,我執著于衣服,把它們作為我不屬于這里、也不能屬于這里的象征。臨走前他最后對我說的一句話,讓我站在教堂旁邊,驚訝得一動不動。

      “決定你是誰的最強大因素來自你的內心。”他說,“斯坦伯格教授說這是《賣花女》。想想那個故事吧,塔拉。”他停頓了一下,目光如炬,聲音洪亮,“她只是一個穿著漂亮衣服的倫敦人。直到她相信自己。那時,她穿什么衣服已經無關緊要了。”

      Life is a travel

      領讀者說

      Keep learning

      這個發生在全球最為發達國家里面的故事,真實得就像任何窮苦國家家庭里面發生的日常一樣:原生山村家庭,奇怪反科學反現代化的宗教信仰,大男子主義,家庭暴力,家人間的相愛相殺。而教育開啟了塔拉轉化改變的大門,她不再是父親哥哥們男權下的附屬品,她也不再是對父親宗教觀言聽計從的信徒。她在哥哥泰勒影響下去閱讀,去學習幾何和代數,去考大學,去往以前都沒聽說的大洋另一邊劍橋大學繼續探索歷史的真相。是教育這座大山讓她發現了更大的世界,讓她懷疑并推翻了以前刻入骨子里面的世界觀。

      保持學習,保持我們對這個世界未知的想象!

      西麥克微信官方平臺

      西麥克APP應用

      最准资料精选三码中特